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教育 > 内容

国际教育机会与挑战并存

2018-05-21 17:20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秘书长王文源在本次论坛上指出,教育国际化出现空前热潮,并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蔓延到二三线甚至县级城市,很多家长和学生都要求接受国际教育。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生就超过52万人,留学人数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国际教育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这一趋势不可阻挡。这与全球化、人们对教育的再认识及教育改革都有很大关系。事实上,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背景下,各国都想充分利用“国内”和“国际”两个教育市场,优化配置本国的教育资源和要素,抢占世界教育的制高点。

  要培养出具有世界眼光、能在国际舞台上大显身手的人才,教育就必须适应全球化和国际化的趋势。于是,更多的家长开始让孩子出国留学,除了在学习先进知识上为孩子创造条件外,参与到全球的大融合及拓展国际视野也成为家长让孩子留学的动因。

  盈港资本创始合伙人刘子迪就认为,当我们决定要出国读书和学习时,要想清楚读书的目标、目的是什么,要考虑到热情何在。一旦发现的话,要努力的提高技能,不光是要考虑到课堂中的知识,也要考虑到文化的背景,向普通人学习,提高自己各方面的综合能力。只有综合能力提升,才能达到教育国际化的目的。

  途西教育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drew Sohn则认为,中国的教育国际化的快速发展,本身就是一个创新的发展进程。中国教育界对中美教育交流合作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而美方作为中国国际教育的一大参与者,同样需要为中国快速增长的国际教育产业做出相应的调整和改变。

  北京熙诚教育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于蓉就全球化背景下的国际教育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国际教育正面临空前发展机遇。一方面,教育是与人口的增长直接正相关的非周期性行业。随着中国二胎政策的放开,中国新一代家庭对于子女教育的投入,尤其是从学前教育和幼儿教育开始,将出现新的爆发。

  另一方面,政策利好也会促使国际教育的发展走向纵深领域。《民办教育法》修正案将于今年9月1日正式实施。政策放开过程中,资本正在有序进入市场化的教育领域,未来教育产业中,国际化的机构、国际化的合作会越来越多。拉长时间轴来看,教育国际化给中国带来很多的机会和益处。众多拥有国际视野和海外教育与学习经历的海归人才的回国创业发展,将国际教育转化成新的生产力,从而为中国带来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市场人士普遍预计,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还将有力推动各国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积极合作,更好地促进沿线国家之间的知识技术共享和教育资源流动。沿线国家将以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和文化交融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

  以色列驻华大使馆新闻与公共外交主任Efrat Perri在参加本次论坛时表示,以色列本身市场小,资源少,而以色列这些年的跨越发展,依靠的就是创新精神,这种表现之一就是教育的全球化。他说,以色列和中国都需要吸引他国的人才,来为本国的产业发展服务,这就是教育国际化的重要意义所在。

  走出去与引进来:两条腿走路的国际教育

  教育国际化的深化,使得出国留学从高堂之上进入大众家庭。更为关键的是,留学低龄化浪潮的已经到来,预科成为很多中学在读孩子的留学选择。

  中国教育“走出去”的特征越来越明显。然而,任何交流只有是双向的、互利的,才有生命力,教育国际化也是如此。仅仅“走出去”,对中国教育的发展来讲是失衡的。

  专家指出,教育的国际合作交流正在进一步扩大,未来将呈现“走出去与引进来”双重发展格局。

  基于此,教育资源的配置也在重构,出国留学与来华留学、访学游学与国际会议、合作研究与联合培养、结成友好学校等,为国际教育要素的流动提供了载体。

  北京第八十中学从2001就开始尝试国际教育的推广工作。该校副校长李晓君在论坛上表示,10多年的国际教育办学当中,他们跟国外的大学、中学及国外的机构建立桥梁,引进了非常多的优质教育资源、教育理念、教育做法。这给学校的课程改革、教师培训带来了非常丰富的资源和提升。

  不光是引进先进的教学经验。中国打开大门触摸外国教育的同时,更多的外国学生、教师甚至培训机构也来到中国。

  耶鲁大学雅礼协会原项目总监彭子捷在论坛上表示,之前他们会输送更多的美国人到中国来上课,现在每年则会从挑选一些中国的老师到耶鲁大学所在的城市,在这些城市的公立学校里面参与到他们的教学活动当中。同时,他们也会让中国和美国的学生进行更多的小组性的交流活动,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互相学习和理解,而并不是单向由美国向中国输入这样一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