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教育 > 内容

中国教育的强师之路怎么走

2018-05-17 16:30

中国教育的强师之路怎么走

中国教育的强师之路怎么走

“以前,我们镇25个行政村有24所小学,短短几年时间,现在剩下12所小学、1所中学,还有几所小学因缺老师正面临被合并的风险!”近年来,农村基础设施、环境面貌发生了快速改善,但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新店镇闫李村支部书记张兰枝对于家门口的学校,内心却充满了忧虑,“在这些学校,一个老师长期教几个年级几个班,导致一些不堪重负的老师先后流失了。”

张兰枝希望,家门口学校不再为师资不足所困,乡村教师能和城里老师享受同等待遇,孩子们能享受到城市同样的教育。

张兰枝的梦想,或许不久可以实现。2018年1月20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国家将大力振兴教师教育,不断提升教师专业素质能力,深化教师管理综合改革,不断提高地位待遇,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随后,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的《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年)》提出,用5年时间基本健全教师培养培训体系,以做强做优教师教育。

兴国必先强师。那么,中国教育的强师之路究竟该如何走?目前还遇到哪些现实瓶颈?针对这些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从源头上培养高素质教师队伍

培养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师范教育是关键。在河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赵国祥看来,师范院校是系统培养合格教师的“工作母机”,但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受诸多因素影响,师范教育呈现出令人担忧的逐渐削弱趋势。

赵国祥举例说,20年来,我国培养高水平教师的师范类本科院校总数急剧递减,已经从1990年的257所公立本科师范院校锐减至2018年的124所。即便在大多数师范大学,师范类学生招生数也只占20%至30%。

从每年高校招生的分数线来看,全国138所师范类大学(含师范类独立学院),除了北师大、华东师大等18所重点师范大学的录取线是“一本”之外,其余120所师范院校都是“二本”,这种差距决定了师范类学院的录取分数线大大低于重点综合性大学。有学者认为,这种生源状况不利于吸引优秀人才从教。

“这就要求政府发挥师范院校培养教师的主体作用,强化师资队伍建设,遏制‘去师范化’趋势进一步加剧。”赵国祥说。

近几年,社会上追忆中师的文章日渐变多。从这些追忆文章中,记者发现,大家怀念的,除了百年中师在培养教师综合素质方面行之有效的做法外,最集中的还是中师的人才选拔机制上。

上世纪80年代,为了缓解农村小学师资严重不足的压力,国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从初中毕业生中招收学生就读中等师范学校、学生毕业后到城乡小学任教的招生政策。这使得当年在班里最优秀的初中毕业生被中等师范学校优先录取,成了准教师。而中等师范学校录取结束后,当地的普通高中才能在余下的毕业生中挑选生源。这项持续执行到1999年的政策,为中国广大农村地区培养和输送了大量扎根基层、训练有素的优秀教师。

如何使优秀人才争相从教,从而建设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教师队伍?黑龙江省鹤岗一中校长伍辉建议,把好师范生招生关,扩大免费师范生招生院校的范围,将原有的6所部属师范大学推广应用为含17所省部共建的师范大学及省属重点师范院校,以扩大培养对象。

《意见》提出,实施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建立以师范院校为主体、高水平非师范院校参与的中国特色师范教育体系,并且明确支持高水平综合大学开展教师教育。有学者认为,这其实释放出了一个信号——就是名牌大学甚至国内顶尖级的大学可以以各种形式做师范教育,包括办师范学院。

可以预见的是,教师培养体系必然要走向开放。未来,高水平综合大学进一步参与师范教育虽然对师范院校来说确实带来竞争和挑战,但也会倒逼师范院校改变单一的人才培养模式,调整优化专业结构布局,致力于适应新时代社会发展需求的教师培养。

“综合性大学办教师教育应该走‘小而精’的路子,可以根据自己的专业优势开办相关专业,如数学、物理专业强的综合性大学可以开设培养中学数学、物理师资的师范类专业,也可以和当地师范大学合作培养,发挥各自的优势。”西北师范大学校长刘仲奎认为,师范院校要凸显教师教育特色,也要开放办学,提升师范生培养精准度,按需培养,尤其是针对农村紧缺薄弱学科教师、民族地区双语教师培养,补齐基础教育师资短板。

从制度上保障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近几年,公办教师辞职转做校外培训或下海创业的新闻,屡屡见诸报端。教师职业吸引力下降,成了近年人们常常关注的一个“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