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教育资讯 > 内容

新东方、好未来之外的“隐形教育巨头”,连接

2018-05-10 17:14

新东方、好未来之外的“隐形教育巨头”,连接3000家学校的高思模式

火柴盒观察

火柴盒观察 2018-05-04 12:43

新东方、好未来之外的“隐形教育巨头”,连接3000家学校的高思模式

高思正在走S2b2c赋能之路,相较于一家培训机构,如今的高思更像是一个连接器。

文|张乘辅

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底,于2016年11月30日完成新三板挂牌,2018年3月6日申请摘牌。

前四年,高思深耕K12线下培训,用“小班培优+1对1辅导”成功生存;后四年,高思顺势“触网”,通过“爱学习+双师课堂”打开B端市场。

今年是高思发展的第9个年头,高思也在2017年获得沸点资本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领投的5.5亿元战略投资。猛攻to B业务,牵手互联网资本,从新三板摘牌,高思一系列的动作绝非偶然。

高思创始人须佶成向i黑马记者透露,“高思正在走S2b2c赋能之路,相较于一家培训机构,如今的高思更像是一个连接器。”

四年一段

2009年底成立,2010年寒假第一期培训开班,今年是高思的第九个年头。在过去八年的时间里,高思创始人须佶成称是“四年一个转折,四年一个阶段”。

2010年至2013年是第一个阶段。

2010年起步的高思,在教培市场上似乎有点晚。彼时,学而思(好未来)、学大教育、环球雅思纷纷在这一年赴美上市;新东方也将业务重点转向K12(中小学课外辅导)业务,并不断开店扩张;生于上海的精锐教育也发动“北伐战争”,疯狂地闯进北京市场。

“2010年海淀黄庄那条街,中关村大街全部都是精锐的广告,曾经轰炸了一个月。进来的架式十分凶猛,我们就是在那个时间点成立的。”须佶成回忆道。

在教培竞争白热化的时候,高思在四号线和十号线的交界处,海淀文化艺术大厦的六层,开始了自己的培训业务。

活下来,是高思第一个目标。

现在回想起来,为什么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时间点,高思依然可以做起来?

首先,源于高思的团队基因。高思的创始团队多是北大理科院系,同时有过在人大附中兼职的实战经验。“我是第一届去人大附中帮着干活的北大学生,后来理科院系很多人陆陆续续去人大附中帮忙。我们在人大附中做测评、编教材、授课、培训同学当老师。”须佶成称。

其次,高思非常重视教研。须佶成认为高思对于教研、教学天生比较敏感。“2010年,高思就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行业的事情。我们把自己教研体系和教材在行业中公开发行,竞争对手都会直接拿来用。相当于我们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公众于世了。”

最后,高思的位置也是其一大优势。

如今的“高思教育大厦”坐落在中国教育核心交界点上。往北一公里是清华,往西两公里是北大,往南五十米是北航的院子,往东不到一公里是学院路,中科院研究生宿舍就在斜对过。“以三公里为半径画个圆,把中国最好的高校都包进来了”,须佶成表示,“在这儿做培训,招老师都很方便。”

高思是2013年1月搬进如今坐落在北四环边上的大楼的。“在2012年6月,这个楼还是一个水泥框,窗户、水电、暖气都没有”,须佶成向i黑马&火柴盒记者介绍,“从装修到租金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算。租金两年一付,花了三千多万,为了搬进来,我们还向银行借了钱”。

2013年,高思在北京只有7、8个教学点,三千多万意味着在当时能开20多个教学点。须佶成站在“高思教育大厦”向外看,北四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每一辆车都有明确的走向,可高思的发展之路却变得有些模糊了。

2014年至2017年是高思第二个阶段。

须佶成表示:“2013年一整年我都在讨论思考高思未来的路。从基因来看,我们并不是运营和连锁加盟的基因,我们的基因还是偏向课程研发和教学。”

不去外地开分校,专心在后端做内容。并且,向同行培训机构开放自己的教学和产品体系,开始to B之路。

2014年1月,高思非常开放地向同行移植了数学和语文产品的体系,甚至老师也可以到高思来进行培训。2014年下半年,高思开始“触网”,利用互联网解决距离问题。2015年8月12日,基于在线“互联网+教学”的to B平台“爱学习”正式发布。